无法适应的“慢生活”: 网络依赖症下的失落

19-02-2700:59 댓글달기 25,544

a1.jpg

外卖小哥们都还没回来吗?外卖送了快两个小时,怎么还没到?‌‌“

从年初六开始,懂懂笔记就不断在朋友圈看到北京、深圳和上海的朋友在抱怨:外卖配送缓慢、快递派送延迟、网约车叫车难……尤其在更为依赖互联网生活方式的深圳,这些问题似乎更加突出了。

‌‌”往年初六一过,外卖、快递服务陆续就恢复了,但今年似乎特别晚。‌‌“举家在深圳生活了近五年的孙嘉浩表示,家人春节前在淘宝上购买的衣服,年初十就已经提示到达附近的快递网点了。但是,过了几天依旧没有看到快递员的身影。

作为一个新深圳人,他和家人这几天都尽量选择在家中开灶,或是到楼下的连锁快餐店点餐。尽管这种情况让习惯日常点外卖的家人很不习惯,但春节期间外卖配送时间过长,一家人也只好勉为其难。

有网友表示,这种类似断网的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,每年春节前后都会在一线城市上演,但今年感觉抱怨的声音特别多。

究竟是外来务工者返城越来越晚,还是‌‌”城里人‌‌“严重依赖互联网所带来的便捷生活,以致过于敏感?元宵节之后,一线城市的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或许会很快消失,但是我们回顾了一下这十几天的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,发现其中也有很多有趣的话题……

1

O2O只剩下上面的‌”O‌‌

平时工作经常加班,所以吃饭还是叫外卖最便利,平时在家这个习惯更是改不了。‌‌“

孙嘉浩目前在深圳南山一家软件企业从事研发工作,他经常开玩笑说,如果有朝一日互联网‌‌”瘫痪‌‌“了,他和不少同事估计会在‌‌”丢‌‌“掉饭碗前先被饿‌‌”死‌‌“。

在他看来,做饭是一件极为‌‌”奢侈‌‌“的事情,包括早餐。‌‌”更别提在家做好午饭便当,带来公司吃了,根本没时间呀。‌‌“孙嘉浩打趣说,在深圳工作这么些年来,他最拿手的一道菜莫过于‌‌”泡面‌‌“了。

‌‌”我承认这是一种互联网依赖症,就算是公司楼下的沙县小吃,我也习惯用外卖程序下单,让小哥送上来。‌‌“可以说,春节期间深圳的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,让他感到十分不适应。

春节这几天,除了年夜饭亲力亲为以外,他和爱人从初三开始就已经不愿意进厨房了。这一周以来,有时午餐外卖要提前在十点多下单,往往十二点左右才能送到,而且无论菜还是汤几乎都凉透了。有一次外卖小哥为了赶时间,还将例汤给洒了,让他更加无奈。

‌‌”这几天真的别想着快递派送了,就当没有下过单。要不真的会感到分分钟焦躁不安。‌‌“

在上海浦东新区工作的刘安,年初六就从温州老家回到上海了。已经习惯通过网购添置日用品的她,突然发现生活节奏不对劲了。这两天购买的卫生纸、保鲜袋等,等了几天时间都还没离开发货地广东。

无奈之下,她只能先在出租屋楼下的便利商店,买了几包‌‌”高价‌‌“抽纸暂时应急。而她想要入手的新衣服,也是被淘宝店家告知物流暂时‌‌”无法保证‌‌“。

‌‌”正好过两天要参加一个正式会议,只能到商场去购买适合的衣服了。‌‌“刘安告诉懂懂笔记,她在优衣库的网店上挑了几件衣服,打算下班之后打车到最近的门店去取。

但六点多从单位出来,打开网约车应用时却发现没有司机师傅接单,‌‌”排队‌‌“的时长显示要30分钟以上,‌‌”要说别的地方高峰(时段)打不到网约车我信,但这可是陆家嘴呀。‌‌“ 

最终,刘安只好选择坐地铁到达指定的门店取走了衣服。虽然已经是初八了,但上海的网约车似乎并没有恢复常态,着实让她有些不习惯,期盼着网约车、快递和外卖等用工市场尽快迎来‌‌”返程‌‌“热潮。 

实际上,比这些‌‌”城里人‌‌“更着急的,还有那些依赖互联网渠道做生意的商家。 

2 

迟回、辞职,物流快递外卖都在缺人 

‌‌”现在人手不够,请体谅体谅,我们会尽快安排配送的。‌‌“ 

在深圳福田梅林一城中村内,一家快递网点的负责人李涛忙的焦头烂额。刚放下电话,铃声又再次响起,不少用户因为快件未安排配送,纷纷致电询问。 

目前,这个网点只留下两位同事负责分拣快递,而其他几位快递员全部外出派送了,偌大的仓库区域显得有一些‌‌”凄凉‌‌“,大量的快递堆积成山,李涛几乎一天时间都在这里帮忙整理。 

‌‌”今天元宵,快递员只回来了三分之一,有的说二月底才能回来,还有的已经辞职在老家上班了。‌‌“他摇头叹了一口气,‌‌”今年的春节前后,我们网点的快件数量较去年增加了近20%,可人手却少了一多半。‌‌“ 

今年有很多消费者赶在前年置办年货,或是在年后添置日用品。然而,他的网店最早一批快递员请假返乡比往年提前了近一周,甚至有四名快递员赶在年前就辞职了。 

‌‌”工资逐年在提高,但赶不上房租的涨幅,所以有些快递员感觉干着没什么意思了。‌‌“李涛无奈表示,如今不少快递员推迟返深甚至辞职,导致配送压力巨大。‌‌”即便招新也都需要培训上岗,短期内恐怕难以缓解这个问题了。‌‌“ 

同样感受到巨大压力的,还有众多的餐饮场所,尤其是那些主营外卖业务的食肆。在广州天河经营武汉热干面三年多的熊海,在大年初六开市后,便遭遇到了外卖配送难的问题。 

‌‌”因为不少餐饮店没开门,所以这几天外卖订单确实很多,但骑手少得可怜。‌‌“他告诉懂懂笔记,平时一份外卖订单30秒左右就会有骑手再线上接单,然而,初六、初七这两天平均的接单时长,已经超过了五分钟。 

幸好,初八之后这一现象稍稍有了缓解。但是熊海发现,营业的餐饮场所也在增加,而一名外卖小哥承担的配送量也在激增,配送时效自然也会降低。因此初八以后,用户询问配送进度的电话铃声更是此起彼伏。 

‌‌”正月十五前后这两天外卖订单太多了,有时候甚至不得不暂停接单,毕竟厨房的帮工也有一些没回来呢。‌‌“生意好了,熊海理应开心才对,然而他却指着外卖平台上的评价苦笑——不少消费者因配送时效慢都给了店铺差评。 

甚至有用户投诉称,外卖小哥将外卖弄洒了,甚至是怒不可遏。他对此也很无奈,初六之后外卖小哥人手一直不足,配送任务量巨大,可能也顾不得服务质量了:‌‌”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差评突然增加,还不如暂时不做外卖生意呢。‌‌“他叹了一口气说到。 

可以说,外来务工人员支撑着不少一线城市的互联网行业,肩负起了最基础的底层工作。无论是外卖、电商、出行还是新零售,春节期间都会都因他们的减少和‌‌”迟归‌‌“而备受影响。 

不少用户、商家开始呼唤、盼望外来务工人员的返城,更有网友打趣说,如今突然发现他们的重要性了,以后要对外卖、快递小哥,以及网约车司机好点儿,用爱心留住他们。 

当不少‌‌”城里人‌‌“抱怨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的不便时,确实有有不少勤奋的打工者放弃了回乡,当然留住他们的不是‌‌”爱心‌‌“,而是更为丰厚的收入。 

3 

收入翻番,‌”留守者‌‌应得的酬劳 

这个春节,我没回老家。‌‌“ 

这个春节,因为各种原因外卖小哥邓沖选择留在深圳过年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这是他第一次选择在外地过年。然而,正是这个选择,让他在春节期间尝到了甜头。 

邓沖介绍,配送外卖是一项多劳多得的工作,他们平台是按订单数量结算薪资的。平时,他每天配送50~60份外卖,日平均收入将近400元。但实际上,除了繁忙的用餐高峰时段之外,其它时间工作量并不饱和。 

‌‌”这次过年,不少同事都回家过年了,而订单突然间多了不少。‌‌“邓冲表示,尽管春节期间不少一线城市都是‌‌”空城‌‌“,在一线城市过节的人数有所下降,但外卖小哥的数量减少的更多。 

因此,在这期间他分分钟都能抢到订单,甚至有很多是代跑腿的众包订单。加上春节期间,很多外卖平台也提高了配送费用,使得部分留守的外卖小哥,日均收入大幅上涨。 

邓沖透露,从腊月廿八到大年初六,这短短九天时间里自己每天从早餐送到宵夜(晚上10以后也会有小高峰),日收入高达900元。虽然工作量巨大,甚至体能透支严重,但他感到乐此不疲。 

‌‌”到了元宵节,还有不少同行没回深圳呢,这两天的订单任务都是饱和的。‌‌“他告诉懂懂笔记,尽管很多消费者都抱怨这几天配送效率太慢,但是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,这让他心里感觉很温暖。 

春节期间,同样‌‌”坚守‌‌“一线城市的还有举家南迁广州的网约车司机江师傅。他告诉懂懂笔记,今年是他携父母妻儿在南方度过的第一个春节。 

‌‌”除了大年三十下午我没有出去,全家一起吃的年夜饭,其它时间我都是在路上跑着。‌‌“江师傅笑着表示,得益于不少网约车同行回乡过节,过去这十几天时间里他每天的收入都几乎翻了两番。 

尤其是年三十到年初六期间,平台上调了服务费,最高一天他的收入达到了2000元。 

精明的江师傅除了跑跑市区的短程订单,更在应用中设置了‌‌”顺路单‌‌“,这样每天可以接送两、三单前往白云机场、高铁南站,这种‌‌”高价‌‌“订单有时一趟就能超过100元车费。 

‌‌”不知道这样的好运气还能持续多久。但今年我身边的确有不少老乡、同行,都不愿回到深圳和广州干活了,生活成本高,太扎心了。‌‌“江师傅脸上带着一丝遗憾说到。 

 一线城市的消费者,大多难以习惯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的不便与低效,期待着这段慢日子尽快过去。而越来越多的基层务工群体,则在改变着城市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的节奏。他们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时间、春节的团聚,通过服务用户和商家,赚取着应得的丰厚报酬,期待能朝着自己理想的生活再迈进一步。 

面对‌‌”慢生活‌‌“,有人抱怨或不满,也有人感悟到了自由,更有人获得了难得的收益。这十多天一线城市的‌‌”慢生活‌”,也是一次互联网生态的调整,让很多人感受到了网络之外的生命意义。而且,它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,每年都会到来,每年也都会有新的变化。



来源: 懂懂笔记作者: 木子

扫一扫,用手机观看!

用微信扫描还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• 트위터로 보내기
  • 페이스북으로 보내기
  • 구글플러스로 보내기